他们为何呼吁网络游戏入法?

2019-05-07 16:00:19

  收到青少年心理健康成长基地全体家长发来的一封“关于针对加强网络游戏管理及尽快立法的请愿书”,全国人大代表、河北省曲周县清宾出租车有限公司爱心车队队长张青彬心情沉重。


  “在我的农村老家,有很多青少年因沉迷网络游戏而早早辍学,成为社会游手好闲人员,也有很多少年因沉迷网络游戏产生了各种心理问题,甚至做出过一些过激的行为。”联想到身边活生生的案例,张青彬随机给“请愿书”上的10位家长打电话了解情况,并深入自己所在的曲周县社区、学校调研。


  据不完全统计,仅今年的全国两会,关注网络游戏话题的代表委员,就不下40人。


  网游为何成了“过街老鼠”


  网络游戏为什么引发大家的普遍关注?张青彬认为,大多数网络游戏是以刺激、暴力、色情等为主要内容,这些不良内容潜移默化地影响着青少年;另一方面这些根据人的心理需求设计各个环节的游戏,往往通过层层诱导,使游戏者陷入沉迷,这对心理发育尚不健全的青少年学生来说,危害很大。


  电影《米花之味》中,在城市打工的妈妈返回农村的家时发现,女儿出现了很多留守儿童都容易犯的毛病:爱撒谎,在学校调皮捣蛋,和老师唱反调,回家偷手机玩,口无遮拦地开玩笑,还偷了寺庙给新人的钱,带着朋友通宵上网。


  或许是因为愧疚于长时间不在女儿身边,或许是因为离开女儿太久一时不知如何管教,刚回来的妈妈在看到女儿的陋习后,没有直接训斥女儿,而在不断发现女儿的坏习惯后,她的忍耐也到了极限……直至看到一个晚上女儿在寺庙外和玩伴们聚在一起蹭无线玩手机时,妈妈没有直接管教,而是走去拉了电闸,对女儿说了句“佛祖要睡觉了”。


  这个令人印象深刻的片段,给观众的内心留下了无尽的伤痛。事实上,现实比影片更加残酷。张青彬说,一些青少年因为沉迷游戏,花光了身上的钱,于是模仿游戏设计的情节,铤而走险,慢慢走上了偷盗、杀人抢劫等犯罪道路。


  一组数据,更坚定了张青彬在今年两会上呼吁国家将网络游戏入法的决心。《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统计报告》显示,截至2017年12月,中国互联网用户数达到7.72亿,其中学生人数最多,占25.4%。12岁到16岁的青少年是网络成瘾的高危人群,研究表明,游戏成瘾的患病率约为 27.5%。


  一名沉溺于网络虚拟世界的13 岁天津男孩站在天津市塘沽区海河外滩一栋 24 层高楼顶上,学习网游里的英雄,以双臂平伸、双脚交叉成飞天姿势的造型告别了现实世界。这个事件深深刺痛了全国人大代表张汝财的内心。


  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,张汝财等4位全国人大代表联名向大会提交了一份《关于加强网络游戏管理及尽快立法的建议》。张汝财认为,网络游戏成瘾会严重影响孩子人生观、价值观、世界观。青少年大量接触游戏中的暴力情节,混淆了生活和游戏的真实与虚拟,遇事缺乏现实经验和法制意识,容易用游戏里的方式解决,容易产生过激行为,生活在现实与虚拟的错位想象之中,危害极大。


  农村孩子成了深陷网络成瘾的主力


  2018 年6月19日,网络游戏成瘾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正式宣布为精神疾病后,张汝财更加确信了网络游戏给青少年所造成的潜在危害性。


  在2018年国家卫生和健康委员会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,中科院院士、北京大学第六医院院长陆林表示,统计数据显示全球青少年过度依赖互联网比例为6%,中国比例接近10%。在中国3亿多青少年中,掉入网络陷阱的不计其数,农村孩子比例更高,网络成瘾的孩子应超过 5000万人。


  为什么农村孩子的比例更高?中国青少年宫协会儿童媒介素养教育研究中心主任张海波分析认为,在农村,很多家长因为孩子玩手机而头疼,但也有很多家长因为长期在外打工对子女的关爱不足,甚至有的家长把手机当成“电子保姆”。当然,农村人口急剧减少,农村原有的集体性文化活动消失,导致孩子们的童年生活不再是一起爬树掏蛋、下河捞鱼。手机则成了孩子们沟通交流的媒介和渠道。加上情节精心设计的游戏,为留守的农村孩子手机上瘾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。


  以手机为载体的网络游戏,对于农村留守孩子的侵蚀,正在日益加剧。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研究人员、博士刘成良曾在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某贫困县调研时发现,学校周边的商店有的不仅“卖电”,还“卖手机”,学生可以先赊个手机玩,然后用生活费来分期偿还,“向学生提供赊账买手机的服务已经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市场,多数学生都背着父母和老师在那里拿到手机”。


  其实,手机之于城市中小学生的伤害也不容忽视。全国人大代表、江西省贵溪市樟坪畲族乡乡长雷燕琴提出,随着越来越多学校使用智能手机在与家人联系、查找学习资料等方面带来方便的同时,也给孩子们的身心健康带来了危害。


  今年的全国两会上,雷燕琴、林永忠等多位全国人大代表建议,国家可参照其他国家做法,禁止智能手机进校园,同时学校和家长也要加强对中小学生使用手机的规范和监督。


  网络游戏入法正在成为“民意的最大公约数”


  “现在,世界各国普遍都高度重视网络游戏中色情、暴力等不良内容对青少年的侵害,保护青少年健康成长成了各国网络游戏管理的重中之重。”张汝财说,早在 1978 年,美国佛罗里达州就率先通过了《电脑犯罪法》。随后,美国有 47个州相继颁布了《电脑犯罪法》。自 1978 年以来,美国政府各部门先后提出了130项法案。如今,美国已出台了《儿童在线隐私保护法案》《未成年人互联网保护法》;欧盟也出台了《儿童色情框架决定》《保护未成年人和人权尊严建议》……“目前,我国相关部门只出台过《网络游戏管理暂行办法》和《严格规范网络游戏的意见》,立法尚属于空白。”张汝财认为,只要做到“政府管控、划分等级、实名认证、时间设限”,就可能拯救无数孩子。


  张青彬则建议,政府应借鉴影视作品上映层层审批、划分等级的做法,对游戏开发者即将发行的游戏进行严格审批,严厉禁止带有刺激、暴力、色情等内容的游戏上线,同时也要根据游戏属性,划分等级,限定游戏持续。同时,政府部门应严格出台相关规定,注册游戏用户必须进行身份证实名认证。


  全国人大代表、景德镇陶瓷大学教授张婧婧提议全国人大常委会,以修订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法》为契机,尽快出台保护青少年身心健康的网络游戏管理体系、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法等相关法律法规,并尽快出台专门规范和净化媒体环境的法律法规。


  手机作为青少年沉迷网络游戏的重要载体,全国人大代表、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神经内科学科主任林永忠建议,国家可将禁止中小学生用手机作为未成年人保护法的新增条款,从源头上增强法律效力,提高政策的执行力,也可以增加新的《网络游戏管理体系》及《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法》等法律法规,还青少年一个健康成长的社会环境。

  nofollow  国内搜索引擎  百度优化排名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