雷军“投资忙” 小米“挂倒档”

2019-07-02 11:00:26

  如果有一天,再走进小米之家的时候,琳琅满目的不是小米自主开发的产品,而是各类贴牌产品占领高地,请不要大惊小怪。在小米内部,这样的改变已经悄然发生,而且在2019年迎来转向窗口。

  上市后,雷军需要让各方看到一个快速行驶的小米,沉稳如山,平静若海,因此将油门踩到底,一季度发布了系列高速发展数据;不过翻越数据掩饰,小米正在内部偷偷重组经络。

  或许害怕一切来的太突然,小米全力隐藏行迹,不过逐渐脱离贩售产品的形态,拥抱投资驱动的发展模式,已是欲盖弥彰。

  小米已经在改变,也许不久之后会变成另一番模样。

  01 | 数据中的秘密

  “全新开始,渐入佳境。”概括2019年第一季度业绩情况时,小米集团高级副总裁兼CFO周受资如此表述。

  自从2018年7月上市以来,小米已经经历过五轮人事调整。通过不断强化总部职能,加强领导层中央集权,一切正在按照既定设想,还原小米该有的模样。

  2019年第一季度,小米集团整体收入为438亿元,同比增长27.2%;利润增至32亿元,经调整后净利润为21亿元,同比增长22.4%,两组数据均超越市场预期。

  通过这些数据判断小米正“渐入佳境”,周受资略显武断,倒是“全新开始”有了几分模样。

  按照Canalys统计数据显示,2018年第四季度小米刚刚经历过一次“跳水”,手机销量大幅下滑20.7%,如今2790万部的销量,5.7%的环比增长,成绩并不能算作理想。报告期内毛利润为9亿元,毛利率3.2%。

  IoT平台连接设备(不包括手机与PC)销量虽高(销量达到1.7亿台,同比增长70%),且毛利润与毛利率双双超过智能手机,最终贡献却只有14亿毛利润,毛利率11.7%。

  相比之下,2.61亿的MIUI月活用户更为慷慨,为互联网服务这一支线业务贡献29亿元的毛利润——几乎相当于智能手机的21倍。

  不过合计三大主业的净利润,总共为15.1亿元,创下历年来同比增速的新低;与公司上市前540亿美元的估值相比,如今2423.3亿港元(截至5月22日,约308.7亿美元)的市值也有了接近腰斩的效果,这显然无法令各方满意。

  为此,小米通过处置投资公司股权获得部分利润,税后金额为5.9亿元,整体21亿元的净利润才让结果不那么难看。

  换言之,小米于本季发布的财报,通过投资盈利的方式,为自己换得一块理想的“遮羞布”。计算投资收入的占比,遮羞布的“面积”已经接近净利润的30%。

  在财报中,小米并未隐藏相关信息,并表示自2018年以来,经“小米系”投资且成功上市的企业,已经有10家之多;另有小米系资本直接或间接投资的5家公司登陆科创板,其中两家处于向科创板提交上市申请前夕。

  截至一季度末,小米投资的企业已经超过270家,总账面价值为290亿元,同比增长28.6%。

  在主营业务之外,小米已开发出财务投资的新路,能在发布下行财报的关键时刻力挽狂澜。周受资虽不愿意承认,并表示投资主要目的是提升公司业务和产品的协同性,不过他也认同未来的一段时间内,小米将会享受来自财务投资回报的荫泽——小米不卖货,开始卖股权了。

  02 | 起底小米投资版图

  从成立至今,小米已经贩售智能设备9年。突然之间改弦更张,亮出自己“投资客”的身份,角色转换必然会有些许不适,却并不困难。早在成立小米之前,其创始人雷军的身份并不是商人,而是一位“投资客”。

  2007年1月9日和6月29日,苹果公司分别推出iPhone与iPhone 2G两代产品。体验过最新产品之后,雷军意识到,苹果即将引领一个新的时代,不过短期之内自己供职的金山并不在其蓝图中。

  “未来10年是移动互联网的天下。”留下这句话之后,雷军最终离开供职16年的老东家。从此,IT圈儿里少了一个技术宅,多了一个腰缠万贯却略显生涩的投资愣头。

  回忆这段岁月,雷军曾提到移动社区服务平台乐讯。他挥舞着200万元,希望完成一次投资。“自己就是来学习的,这200万元只是学费,只想搞清楚谁在用手机上网。”如雷军所说,他的创业生涯来的有些单纯且草莽。

  此后4年内,雷军摸爬滚打。他追求过很多项目,有的欣然笑纳,有的婉言相拒;有卓越网被亚马逊以7500万美元收购的成功,也有如凡客资金链断裂导致血本无归的无奈。直到2010年雷军成立小米科技,其他投资项目并未停摆,因此他也被冠以“IT劳模”的称号。

  据不完全统计,2011年之前,雷军作为天使投资人出手的项目约26个。

  2011年后,雷军和许达来联合成立了顺为资本,开始投资智能硬件价值链上游企业。由于顺为同时持有小米2.91%的股权,且雷军个人与小米公司、顺为资本行为一致,再谈及投资已经不是雷军个人,而是一个类似于“小米系”的组织,顺为甚至获赠“小米投资部”之称。

  据第三方数据显示,截至目前,雷军个人对外投资项目已有47项,小米对外投资达到74项,顺为资本已经投出了300多个项目,其中近百个项目与小米共同出资。

  *小米投资版图梳理。资料来源小米招股书、创业家、投资界等

  “我们的想法是用小米模式切入100个细分领域,带动整个智能硬件的发展,把小米从一个大船变成整个舰队。”雷军施展雄才大略,武装小米的航空母舰。只是在手段上,雷军更加欣赏资本支配,而非亲力亲为,遂有了庞大的小米生态。

  在上市之后,小米开始有意加快对外投资的脚步:2018年,小米对外投资项目共有13项,其中6项为港交所上市之后完成,进入2019年,小米开始加快节奏,仅第一季度已经完成5项投资——投资大有取代智能手机、IoT设备、互联网服务,成为小米向前的新引擎之势。

  “漫天飞猪,金钱不眠。”这样一幅图景在小米身上刻画得越发明晰。

  03 | 向左走,向右走

  于是最现实的问题摆在小米面前:脚下有了两条路,应该如何抉择呢?

  向左走,小米可以继续以手机业务为轴心,开发升级原有序列产品。如此,小米依然能通过最贴近用户需求的方式,拿捏市场的脉搏。

  在这条路上,小米已经行走9年,早已是个“老江湖”。当竞争对手都在推动产品高端化时,雷军亲自督导指挥小米不落下风:2019年第一季度其产品在大陆地区和海外市场的ASP(平均售价)分别提升了30%与12%,证明小米有条件成为以业务为驱动的产品公司。

  向右走,小米可以顺势改变成为投资公司。让资本催动被投资企业,承受可以预见的风吹雨打,自己告别一线稳坐中军帐,茅庐未出已定七分天下。

  资本运作原本贴在“小米系”组织最角落的标签,却是其最有历史感与潜力的基因。在产品销量难有突破,互联网服务无法独当一面时,投资回报犹如“学区房”般营救小米于危难,这对小米未来的发展模式是一种启示。

  从周受资的言论可以看出,目前小米仍然需要稳定,对外授意小米仍“磐石无转移”。不过很多迹象都表明,小米更倾向于第二条路。

  按照雷军的构想,小米誓要建立一套智能化使用场景。各类智能终端星散其间,各行其道。如今通过投资,众多位于小米生态链的企业已经推出空调、净水器、平衡车、打印机、智能手环等各类产品,渗透家庭、办公、出行等各类使用场景。

  反观小米自主品牌,目前只推出手机、电视、笔记本、路由器、智能音箱等少类产品,无论产品门类与数量,二者均不可同日而语——目前投资才是小米的主旋律。

  未来小米还将围绕手机周边、智能可穿戴设备、传统白电、制造资源、极客酷玩产品与日常生活用品六大领域,投资打造生态链,留给自己的空间只有手机和笔记本电脑两个环节。

  如今这两个部门能否保全,如今也要画上一个问号。就在今年1月3日,小米曾举行发布会,宣布剥离红米成为全新独立品牌,主体只保留小米一个品牌。之前还相对完整的手机业务,突然间变成了“由红米开拓普及型与中端市场,小米开拓高端市场”的分立状态。

  在此之前,小米已经投资并拥有美图、POCO、黑鲨等手机品牌,这让小米更像一家投资型企业,曾经的形象一去不复返。

  数年前,面对创业挫折,雷军无所畏惧,一句“在风口上,猪也能飞起来”,如同震慑灵魂的鼓舞。智能手机、智能路由器、可穿戴设备……雷军治下的小米永远是最接近风口的企业。

  如今,雷军和小米暗中退却了锐气。相比起继续做追逐风口的莽撞人,他们更愿意成为退居二线的看客。把享受视作理所当然,将跌宕留给前赴后继的陌生面孔——小米已经老了,到了该转型的时候。

  从此,科技领域少了精雕细琢的产品工匠,多了一众利益驱动的投资客。冥冥中,小米已经告别曾经的自己,这个时代已远离它而去。


  网页打开速度慢  怎样建设网站  免费代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