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!今日头条窃取百度搜索结果实锤!

2019-07-03 10:40:51

  4月26日,今日头条因涉嫌大量窃取百度“TOP1” 搜索产品结果,被百度以不正当竞争为由起诉到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。

  百度方面提出了“立即停止侵权,赔偿相关经济损失及合理支出共计人民币9000万元,并连续30天在其APP及网站首页道歉”的诉讼诉求。

  但我们更关心的是,今日头条这次涉嫌犯的事,已经超出以往的范围。

  根据报道,今日头条被指控窃取的是百度“TOP1”产品,该产品支持用户所寻找的答案或者查找的资源在首位直接展示,且不用进入站点就能获取全面的概要信息。大张旗鼓搞搜索的今日头条,存在盗用百度“TOP1产品”搜索结果的重大可能。

  这其中,有百度利用算法和历史数据挖掘的匹配用户搜索的结果,又例如百度花费大量成本与生态合作伙伴一起运营的搜索结果,从媒体供图来看,窃取的过程有点过于明显了,几乎照搬。

  十分“有趣”的是,在百度诉头条后很短时间内,字节跳动旗下的抖音就反诉百度在搜索中“窃取”了其视频内容,同样在海淀法院,诉讼诉求也与百度的一模一样:9000万、道歉30天。

  很明显,这种完全照搬的COPY举动更像是一种无力的公关举动,试图对冲百度诉讼的舆论影响,其诉讼原因也难站住脚,搜索本身就提供用户内容选择,很难说是窃取哪个站点或APP的内容。

  毫无疑问,如果说过去今日头条只是负有“监管不利”的责任导致做号党抄袭遍地,那现在这种对搜索结果的窃取一旦坐实,意味着今日头条开始“自己上阵”,其作为企业的道德诚信也出现根本问题,市场规则被极大破坏。

  这显然比管不住那些做号党更严重。

  “庸俗成功学”后,字节跳动还有更大烦恼

  纵览今日头条的发家史,其最鲜明的特征有两个:

  “行业挑战者”:以草莽姿态不断壮大,依靠快速膨胀的流量迅速成为明星企业,与腾讯、百度、阿里等大佬,甚至知乎这样的明星创业公司皆有冲突,四面树敌;

  “APP工厂”模式开创者:虽然张一鸣极力否认,但客观上字节跳动全系产品生产效率可谓惊人,下饺子一样不断推出各种APP。

  其结果,是互联网玩家们,一边诟病字节跳动“唯流量是瞻”,媒体报道中纷纷认为其利用了人性弱点来获取用户量及用户时长,另一边又暗自“赞叹”和膜拜张一鸣的吸流量能力,产品经理们琢磨着自己怎么能学到一招半式。

  对此,有些网络媒体给出了“庸俗成功学”的定义。

  成功学在个人领域可谓一套古老的、教人如何上进的学问,这原本没有错,但自从陈安之将成功学包装盒大肆宣传后,“庸俗化”的成功学开始大行其道,其典型特征是虚妄、不择手段,没有真材实料却有各种投机钻营获取成功。

  而互联网的“庸俗成功学”与此并无不同,在资本推动下,一样地妄图用奇巧淫技博取流量爆炸,而不是老老实实做好产品、做对市场长期有利的产品。

  一旦这个标签被切切实实、无可抵赖地打上,字节跳动想要洗白就变得难上加难。

  这次爆出的窃取事件,虽法院还未判决,但几乎可以定论的证据让今日头条的形象再度崩塌。

  做电商没见起色,做社交也无波澜,现在做搜索也有重大窃取嫌疑,字节跳动在流量之外是否有“真才实干”恐怕让人怀疑,它的“励志典范”离“庸俗成功学”可能又近了一步。

  回过头来看,假如“庸俗成功学”最终盖棺定论,那么字节跳动的烦恼在根本上并非“庸俗成功学”本身,而是产品与创新能力的缺乏。

  被大环境“巧合”频繁关照,今日跳动是不是穿上“皇帝的新装”?

  凭心而论,至少在舆论关注度层面,字节跳动搞出的各个产品的热度都还不错,每每总能引起极大的社会关注。

  虽然它们经常陷入困顿或干脆失败。

  因为,字节跳动这些APP产品总能为自己不佳的战绩找到恰当的外部理由。大环境总是那么“巧合”地帮助字节跳动圆了话。

  当内涵段子被下架时,大家可能觉得监管为了内容行业的健康发展考虑,做出了更严厉的决定;

  当多闪发布,并被短视频产品持续输血、加热,最后还是式微难有大的声响后,大家可能觉得社交这行当,微信实在太强了,多闪上不去也正常,一起上阵的哥仨另外两个马桶、聊天宝不也完蛋了;

  当gogokid大批裁员时,大家可能觉得教育行业大环境不太好,玩家太多竞争过于激烈,后进者机会不太大,且这个产品又偏偏遇上了所谓“互联网寒冬”时期;

  当Tiktok海外遇阻,爆出各种负面时,大家可能觉得海外市场无论是监管还是社会文化环境都太复杂,出海这件事本身就难,搞不定也在情理之中……

  “巧合”的大环境,加之张一鸣“移动互联网第一产品经理”的高帽子在前,舆论事实上从未去怀疑这些产品设计本身的问题。

  现在,疑似搜索窃取事件发生,字节跳动失去了任何借口,在自己的平台上做自己的搜索功能,没有任何大环境来“找事”。

  一旦照搬百度“TOP1”产品搜索结果的事坐实,今日头条的产品与创新能力,以及它做产品的态度究竟如何,都明白地摆在世人面前,过去那些大环境借口都成了“皇帝的新装”——原来它一直在裸奔。

  如果是这样的结果,那现实可能有些讽刺,不但“庸俗成功学”彻底庸俗,张一鸣可能也要脱下那顶加冕“第一产品经理”的帽子。

  与此同时,“TOP1”产品属于百度在AI领域的探索,如果窃取这样的搜索结果,则说明今日头条过去强调自己的“AI能力”也开始站不住脚。

  而反过来看,如果今日头条的产品总是“巧合”地碰到了不佳的大环境,本身也说明其缺乏足够的战略前瞻与运营能力,毕竟,适应大环境也是一种产品与创新能力的体现。

  急切的心情可以理解,但明星企业更有责任维护“互联网价值观”

  总结起来,可以发现两种矛盾的现象:

  字节跳动依靠流量快速催肥,做到了无可否认的“大平台”,然而在广告之外一直无法找到商业模式替代方案,到现在连“赖以为生”的产品与创新能力又面临严重的质疑;

  与此同时,潜在的“信徒”仍然有不少,后进者还在默默追捧字节跳动的APP生产方式,且它与资方的共谋嫌疑(见对pro-IPO轮融资750亿美元估值质疑的相关报道),或也显示资本对它的卖力支持。

  于是,如果一切坐实,今日头条事实上在把互联网创新创业的价值观往不恰当的方向引导,而窃取搜索结果事件(甚至反诉过程也照搬照抄诉讼诉求),则是这一引导过程的加剧。

  张一鸣一直有做“伟大企业”的梦想,在长久的流量催肥过程中,字节跳动似乎也开始相信自己真的在产品和创新方面的能力。如果非要比喻,这可能和那位“裸奔”的皇帝始终相信自己穿了衣服一样。

  然而,顺着张一鸣的思维,要真的成为世界互联网的C位企业,今日头条当务之急不再是流量甚至不再是商业模式变现,而是回归最初的产品与创新能力,为自己找到一件“合身的衣服”并穿上。

  “伟大企业”的定义和成功标尺各不相同,但它们一定都不是“裸奔”而来。

  更何况,当一个企业至少在舆论关注度上有可观的影响力时(即所谓“明星企业”),它的做法在影响整个行业有着较大的引导力量,如果不能端正自己的言行,不但损害自己的前程,也将带歪整个行业。

  从这个意义上看,如果窃取认定成立,今日头条赔给百度9000万元事小,百度肯定不差这点钱,但行业的象征意义却十分明显。用窃取的方式做新产品不会有好结果,那些行业价值观的错误引导更应该得到纠正。

  一号店网购  i9100刷机  dell笔记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