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60:靠别人是靠不住的

2019-07-03 10:57:22

  360和北京时间还是没等来幸福结局。

  4月20日,有媒体报道360已签订股权转让协议,将所持“北京时间”60%的股权转让给北京新媒体集团,签约时间在4月12日之前。

  有趣的是,4月12日是北京时间的三周年生日。

  回首过往岁月,这样的“感情破裂”在周鸿祎身上屡次重演,人民也无法忘记他身穿的红色POLO衫和手中的那杆枪。

  2013年,周鸿祎参加了一期《天天向上》360产品专场,记不住主持人名字的他自曝手机号。节目播出后,有自媒体在微信上搜索该号码,搜出一位网名“AK47”的用户。

  AK47原产于前苏联,是全球累计产量最多的枪支,被军迷称为“经典反派枪”。

  对周鸿祎而言,AK47不只是一把枪支,更是战斗精神的象征。

  斗士,曾是周鸿祎无法抹去的标签,PC时代的360以“好战”成名,但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,曾经“提枪就上”的周鸿祎却开始广结盟友。

  有人说,周鸿祎已经放下枪杆;他自己说,人民想念互联网的炮火声。

  有趣的是,周鸿祎至今喜欢的电影画面多与炮火有关,像是《生死狙击》中只身伏击车队的狙击手,《黑客帝国》中独闯摩天大楼的主人公。它们宣扬个人英雄主义,但作为企业家,周鸿祎深知自己不能成为“孤胆枪手”。

  不能提枪独闯天涯,周鸿祎要“与天下为伍”,这条路更值得玩味。

  1

  三年前的4月12日,“北京时间”呱呱坠地。

  这一天,360宣布将投资数亿元与北京电视台合办北京时间,估值最少25亿元,为吸引优秀媒体人,360还对外开放10%的期权,在70多人的初创团队中,360总裁齐向东出任CEO,多位高管均来自腾讯、搜狐等门户网站。

  显然,北京时间是顶着光环出生的。

  但很快,北京时间的团队开始出现裂痕。最开始,担任北京时间CEO的齐向东要圆自己17年的新闻梦,准备独立成军。不过,360的新闻团队却招来腾讯网前副总编辑杨福正式接手北京时间,齐向东的新闻梦只等来开头却没有结尾。

  事后,360公关团队回应了分家失败的消息:私有化的关键时刻不能出这种事。

  团队斗争自损团队,同时拉开了内部困局的序幕。北京时间成立一年后,副总编辑和副总裁相继离职,到2017年,北京时间被曝大规模裁员,部分业务线不再保留。

  如今回头再看,北京时间诞生时正是信息流平台的爆发期,但今日头条、一点资讯等已是珠玉在前,北京时间内部却因内容方向的不合致使多位高管出走,摇摆之中也未能打出核心竞争力,最终在竞争中掉队。

  因此,曾经的品牌光环和明星团队反倒成为360 的负资产。最终,周鸿祎和齐向东一样,都没能实现最初的梦想。

  只不过,在新媒体这条路上,北京时间只是360探索过程中的一个缩影。

  2014年,360与光线传媒合资成立先看公司,发力在线视频;2015年,360与东方明珠打造联合品牌BesTV 360,继续发力互联网影视。

  到2016年,前湖南卫视主持人李湘正式出任360娱乐总裁,负责360娱乐内容打造。同时,360还号称将出资300亿元打造“乐次元计划”,出击经纪公司、演艺公司和娱乐综合体等多个项目。

  到头来,这些项目都是不了了之。

  360与北京时间的合作失败绝非偶然,它是周鸿祎一路结盟杀入手机和新媒体领域的重要片段。从时间顺序看,这次合作告吹仿佛是周鸿祎新媒体梦的终局,但同样是拉开360尘封往事的序幕。

  2

  周鸿祎的”AK47”第一次亮相于众人,是在2014年平安夜。

  那一晚,当360员工或互换苹果,或奋战在一线工作时,周鸿祎写了一封内部信,宣告360杀入手机领域,并在结尾附上“带上AK47,跟我到南方做手机去”这句军令。

  而在平安夜的9天前,奇虎360宣布出资约4亿美元与酷派手机结盟,成立合资公司。第二年5月,周鸿祎带着他的新手机公司“奇酷”登上历史舞台。

  发布会当天,主办方在入口处写下一句话:相逢的人会再相逢。

  这,仿佛是对周鸿祎多年手机梦的总结:他与无数人相逢,又与无数人擦肩而过。

  360在2012年敲开手机界的大门。彼时,中国正走入移动互联网时代,小米刮起“互联网手机”风暴,而通过3Q大战打出“安全牌”的360,其搜索业务正与百度、搜狗打的难解难分,市场份额增长遭遇巨大阻力。

  显然,手机是周鸿祎要讲的新故事。

  “小米模式”成功后,周鸿祎很快就摸清了雷军的玩法,并决定入局,要对小米进行“战略拦截”,但360缺乏硬件制造能力,自研手机至少要一年时间,周鸿祎最终选择了特供机路线。

  这一次,战斗力迅猛的周鸿祎选择和传统厂商站在一起,后者提供硬件,360提供用户和内容,周鸿祎杀入手机市场。

  2012年5月,360与TCL合作推出特供手机“AK47”,在这“第一杆枪”之后,360又陆续与海尔、夏新等厂商合作特供机,最鼎盛时,360一度与华为秀起恩爱。

  和硬件厂商为伍,周鸿祎进军手机的决心昭然若揭,但现实总是如此残酷,更为艰难的后路正等待着周鸿祎和360。

  当年AK47面市后,数码评测媒体不留情面指出其多项弊病,尤其是与小米手机的对比被外界疯转,“360特供机”一时成为众矢之的。

  有趣的是,在负面评论铺天盖地时,周鸿祎一度怀疑小米找水军来攻击360,他便喊话雷军来朝阳公园谈一谈,但雷军只回了他一句话:你有什么本事约我?

  周鸿祎提枪迎击雷军一度被外界解读“小三大战”,但这场吸引眼球的战争让华为余承东产生了对360的质疑,并最终葬送二者的合作。

  华为之外,360特供机的战绩极为惨淡,销量最好的是与夏新合作的学生机,但也不过区区40万部,而与深圳创智成合作的特供机60天销量仅仅15万部。

  因此,随着360与华为的合作告吹,周鸿祎的“特供机之路”以失败告终。

  多年后,周鸿祎用“就想捞一把”来总结自己的特供机道路。当初为拦截小米快速切入手机市场,缺少战略方向的360贸然进军,操之过急的周鸿祎未能摘得胜利果实。

  慢工出细活,蒙眼狂奔的360特供机也缺少好产品,一来因为与传统厂商对360并非知根知底,合作缺乏信任;二来则是360作为合作方却不参与手机研发。

  自研的道路并非没有提上日程,360内部曾有人建议周鸿祎收购几家小团队自主研发手机,但彼时正忙于搜索业务的他并未走上这条道路。

  可见,即使有传统厂商加持,缺少坚定战略和投入度的360没能走得更远,周鸿祎亟需用新的合作方式叩开另一扇通往顶峰的大门。

  时间来到2014年,周鸿祎以最大的诚意回归手机业,于是有了开头那封内部信和那场发布会。

  3

  奇酷品牌发布会54天后,周鸿祎在朋友圈写了一段话“谁在我背后捅刀子试图screw我,我的原则是一定fuck回去”。

  那一年6月28日,酷派集团发布公告称乐视已购买集团董事长郭德英18.5%的股份,跻身第二大股东,这距离360与酷派联姻不过半年时间。

  在三个月后的奇酷手机发布会上,周鸿祎用“东莞没有爱情”来形容乐视这次抢亲。

  东莞有个地名叫松山湖,是处天然水库,后来被政府设立为高新区,周鸿祎和郭德英就是在这里谈成合作的。

  斗转星移后再忆往昔,360与酷派的结合绝非完美婚姻。

  奇酷成立初期,团队磨合是首要问题,手机领域初出茅庐的周鸿祎一边学一边做,当时公司一周一次大会,即使周鸿祎无法亲自到场,也会在电话边聆听与指导。

  吸取之前特供机合作的教训,周鸿祎深度参与公司战略,在为酷派带去互联网思维时,也获得了酷派的供应链资源和生产经验。

  栽过跟头的360开要掌握话语权,但联盟裂缝也就此产生。

  裂痕最早起于市场团队,当时奇酷一家公司的PR部门甚至被分为李旺的“大神”团队、360公关部、一位空降的CMO三大派系。

  团队间派系林立实为冲突的前兆。当年奇酷是360和酷派分别抽调团队组成的,但强势的360团队是主导意见的一方,酷派团队被逐渐边缘化,甚至时任奇酷总裁的李旺也无法决定产品方向。

  感受到权威遭遇挑战的李旺在半年后离开奇酷,随后接任总裁的CTO祝芳浩掌权时间不也到一年,换个领导人换套思路,高管的频频轮换也伤害着团队稳定性。

  团队磨合困难,总裁更迭频繁,奇酷的矛盾最终激化为创始人理念冲突。

  酷派的研发能力集中在低端机领域,郭德英认为手机差不多就行,但周鸿祎对旗舰机的要求直指高端市场,二者纠纷在所难免。

  同时,由于周鸿祎对低端机“大神”采取降价出售策略,这再次招致郭德英的不满,最终使他将资源转向其他生产线,并与乐视“成亲”。

  故事的最后,奇酷正式更名“360手机”,无人再提那段“东莞爱情故事”。

  360与酷派走到一起但没走到最后,表面看是团队磨合失败与创始人冲突的问题,但深层次看,手机领域“二进宫”的周鸿祎却还是犯下战略失误。

  奇酷手机曾在2015年发布四款机型,价格从1199元到3599元分成四个价位,进军低中高三大市场。到当年年终,奇酷手机整体销量200万部。

  事实证明,全线进击的奇酷手机最终只抓住低端市场,售价2999元的王凯定制版当年只发货不到1万台。

  因此,缺少差异化亮点的奇酷手机找不到细分受众,贸然进军高端市场也使360积压了大量中高端机库存,当年李开新上任的首要任务就是“清库存”。

  之后,这位荣耀老将点评360手机时说道:这样亏损我看着都怕。

  缺少亮点的奇酷手机同样缺少鲜明标签和一款明星产品。360手机曾主打“安全”与“性价比”,但前者概念很难推广,后者的最佳践行者显然是小米。

  可见,360手机的战略失误在于,当国产厂商激烈竞争之时,360没有找到可行的差异化道路,一味进军高端市场反而留下亏损难题。到头来,用户仍然记不住360出过什么手机。

  五年弹指一挥间,当国产手机厂商角逐屏幕与摄影技术时,没有人想起曾经“端着AK47做手机”的周鸿祎,而到去年,360手机的市场份额不到0.3%,月销量6万余部。

  4

  360为什么放不下手机梦?

  在PC时代,打出“安全”和“搜索”长板的360不用过多忧虑流量入口问题,但移动互联网到来后,一方面带来硬件升级,一方面也改变了流量的入口与分配格局。

  周鸿祎多年来坚持做手机、做硬件,一来是追赶技术升级的必然趋势,二来更是要在移动产品层面突破,挖掘新的流量入口。

  一位前360员工曾经回忆,2014年做项目期间,他们用一夜时间梳理360的全产品线,但天亮之后他们痛苦的发现,360缺乏移动层面的带量入口。

  因此,做硬件背后,周鸿祎还有新媒体梦,他要打造下一个流量池。

  周鸿祎的新媒体梦从2015年前后付诸实践,这期间,移动直播和短视频成为新的风口,视频载体的冲击力远超图文,而周鸿祎选择的方向便是视频。

  花开两朵,各表一枝。周鸿祎是娱乐和媒体资讯两条腿走路,这后来成就了花椒直播和北京时间,且都是与外部团队合作。

  但最终,两款产品皆是殊途同归。

  2015年2月前后,在移动直播还未兴起时,周鸿祎召集360产品经理欧胜、前金山元老朱传靖和媒体老兵周艳等人为花椒立项。

  三个月有余的时间过去,花椒直播正式亮相,但周鸿祎又犯了曾经特供机的错误:急功近利。

  花椒直播最初是将其他产品的代码拼凑起来,几个代码之间相互冲突,更新也受影响,视频质量也受到影响,并且时常卡顿。

  仓促上线的花椒直播自然不够完善,而关键问题则是战略与实力的不匹配。

  回看当年的娱乐直播,美女主播已大行其道,但周鸿祎想做媒体,花椒直播最开始也是对标媒体属性更强的Periscope,不到10人的团队中大部分出身传统媒体。

  花椒走媒体道路无可厚非,但问题也随之而来,360的产品经理并不了解媒体产品的玩法,花椒也曾尝试与微博合作,但有亲儿子“秒拍”的微博自然不把花椒放在眼里。

  就在花椒直播探索前路时,17直播平地起高楼火爆国内。

  最终,周鸿祎放下自己的媒体情怀专心做一个网红,花椒团队也向“美女主播低头”,他们在2015年底对照17改了一版新产品,当时花椒的美女直播所占流量就达到80%。

  从媒体到美女,媒体基因的匮乏,加之娱乐直播的浪潮,花椒最终变为线上夜总会,但仅仅是短期冲量的美女直播也为花椒的结局埋下注脚。

  战略匹配问题外,花椒直播还犯了曾经奇酷手机的问题:团队磨合。

  花椒直播最开始的自然人股东是欧胜,他是前360产品经理,也是团队初创成员之一,但其中没有人能拍板决定产品方向,只有周鸿祎能。

  到花椒转型秀场后,媒体出身的早期成员大部分选择退出,实际负责人变为前微拍CEO胡震生,但他因为清理外部的网红运营团队也曾与周鸿祎产生巨大矛盾。

  在旁人眼中,胡震生也不是花椒直播的CEO,他以职业经理人的身份前来驰援,但如果不达周鸿祎的预期就要走人。

  再之后,离职后的胡震生号称自己是花椒直播前CEO,却被周鸿祎“啪啪打脸”。

  花椒直播的团队问题和曾经的奇酷如出一辙,战略想法的不一致加之周鸿祎或360团队的强势,导致团队合作出现裂缝,最终传导到产品层面。

  综合来看360在直播和手机上的尝试,缺少清晰定位时贸然下场,入场后的战略摇摆与冲突激化合作矛盾,最终留给360的还是一地鸡毛。

  5

  诚然,PC时代的360在安全、搜索引擎和浏览器等业务上都取得了优异战绩,但移动互联网时代到来,PC时代的产品玩法失灵,360要拿出新产品、讲出新故事。

  不专业的事情让专业的团队做,这是进入陌生领域的正确道路,但它的前置条件在于领导者要有高屋建瓴的战略,同时在合作中与第三方团队清晰划分权责,主导核心生产环节,减少在做事过程中的方向冲突。

  具备以上几点,合作才会有成功基础,这其中还未考虑外部格局的变化。

  但对360和周鸿祎而言,合作不成功源于战略摇摆、团队磨合、领导者个人性格等多重因素构成的连锁反应。最终,360的手机和新媒体道路也为我们留下了血泪教训:

  靠别人是靠不住的。

  最近几天,360接连发布智能音箱、儿童手表和可视门铃等智能硬件,其剑指IoT、AI等领域,这是周鸿祎带着360众将展开的又一次冒险,虽然互联网的炮火不再凶猛,但人民依旧想念那个手握AK47的周鸿祎能重回吹角连营。

  seo外链推广  论坛外链  外链